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死亡万花筒_ 34.多余的人-

时间:2021-02-20 18:4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西子绪小说死亡万花筒 34.多余的人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阮南烛闻言, 薄唇微动正欲说什么, 林秋石却是手一抬, 制止了他想要说的话,他道:“你本来身体状况就不佳, 如果勉强上去出了什么意外,我们之后该怎么办?况且接下来的几扇门,你总不可能每一扇都陪着我。”

    阮南烛听到林秋石的话, 安静片刻后,手指了指程千里:“你陪他一起上去。”

    程千里乖乖的哦了声,居然没有反驳。

    倒是徐瑾欲言又止,看起来想劝说林秋石别去,但是又不知道该找个怎样的借口。

    事情定下之后, 他们很快在靠近神庙的附近树林里发现了一个接近十米高的木架子,这高度几乎和神庙的高度平齐。

    “就这个吧?”林秋石伸出手在木架子上按了按,确定是否足够坚固。

    “嗯。”阮南烛, “有什么不对就马上下来,以安全为重。”

    林秋石点点头, 便踩上了木架子。

    这架子看起来有些年头了,但好在质量不错, 爬上去也没有摇摇欲坠的感觉。林秋石走的非常小心, 他道:“程千里,你不怕高吧?”

    程千里:“除了鬼我什么都不怕。”

    林秋石心想那就行, 不过程千里的动作倒是挺利落的, 一个十六的孩子, 反应能力正好在巅峰时期,上一次爬台子的时候要不是他拉了林秋石一把,估计林秋石已经凉了。

    越往上,风越大,到后面林秋石不得不减慢了速度,一边观察情况,一边继续往上。

    这台子总共十米左右,最上面有一个木制的平台连通着神庙的顶上。爬到上面后,便可将周围的景色一览无余,无论是恢弘的神庙,亦或者是神秘的丛林。由上往下看去,却是带上了一种别样的风姿。

    眼见即将到达那个木制平台,林秋石道:“马上到了,小心点。”

    程千里点点头说了声好。

    深吸一口气,林秋石直接翻到了平台上面,他本来以为平台上会有一些没有吃干净的尸体,但是却发现整个平台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不,准确的说不是什么都没有,而是彻底被吃干净了。所有的骨头,甚至于毛发,都没有被剩下,唯有木纹上面隐约可见的血迹在告诉来人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

    平台后面,本该是显露出来的神庙屋顶,但此时,山间却是起了一层浓郁的雾气,将本该一览无余的景色笼罩其中,一切都变得模糊了起来。

    林秋石上前一步,给程千里让开了位置。

    程千里爬上木台后,看见山岚愣了片刻:“这大中午的突然起雾……”他扭头看了眼林秋石,“我们还要过去吗?”

    林秋石犹豫片刻,朝着身下看了眼。

    徐瑾和阮南烛都抬头看着,见到他们终于爬上了台子,还冲着他们招了招手。

    因为隔得有些远,林秋石也看不到他们的表情,想来应该是充满了担忧。

    “走吧。”林秋石说,“就像你祝萌姐说的,想要活着出去,总要承受点风险。”

    “嗯。”程千里点点头。

    两人缓步朝前走去,越靠近屋顶,一直没有断过的乐声就越响亮,似乎演奏乐器的人就在他们面前不远处。

    林秋石跨出一步,从平台走到了屋顶上。

    他跨过去的时候脚步微微顿了一下,感觉脚下的材质似乎有些不对劲。程千里的反应和他差不多,用脚在上面跺了跺:“……卧槽,这不会是我想象中的那种东西吧。”

    “不知道。”林秋石说,“反正不是正常的屋顶。”

    屋顶的材质说软不软,说硬不硬,一定要形容的话,他们好像上了一个颇有弹性的蹦床。可根据刚才在底下的观察,如果这神庙是一面鼓,那扑在最上面的鼓面,岂不是就是人皮了?

    猜测被证实,林秋石和程千里的表情都严肃了起来。

    林秋石往前走了几步,发现每往前走,脚下的鼓都会发出清脆的敲击声,这声音他前天才听过——就在天上下刀子的时候。

    所以说当时并不是有人在敲鼓,而是有人在屋顶上奔跑?

    朦胧的雾气中,乐声指引着他们方向。本来不算太大的神庙,林秋石却觉得走了好久好久,久到他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原地绕圈子的时候,面前终于出现了不同的东西。

    那是一个背影,一个少女的背影。

    黑色的长发虽然遮住了她大半身体,但林秋石还是从她的衣着上辨识出,她和昨天幻境之中出现的女孩穿的一模一样。

    “你在哪儿呢。”女孩突然出声,她说,“你在哪儿呢。”

    林秋石和程千里都屏住了呼吸,他们都知道,眼前的女孩绝不可能是人类。

    “你在哪儿呢。”乐声就是从她的身边传出来,女孩似乎察觉了他们的到来,停下了奏乐,她说,“有人来了。”

    她缓缓转身,露出了自己的正面。

    那是一张没有皮肤的脸,红色的血肉附在她的脸颊上,眼球已经被挖掉,只余下黑洞洞的眼眶,她说:“我好疼啊。”

    林秋石的呼吸屏住了,他顺手拉住了旁边的程千里,转身欲走。程千里好像已经被眼前的一幕吓呆了,整个人一言不发,神情狼狈的跟在林秋石的后面。

    两人的脚踩在柔软的鼓面上,敲击出了清脆的鼓点。

    “我好疼啊。”女孩的声音就在身后,她重复着那句话,“你在哪儿呢?”

    鼓点声越来越响,林秋石感到自己的身体开始变得沉重起来,他粗重的喘息着,但无法让自己跑的更快。缺氧的窒息感开始袭击他的身体……林秋石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身体是如此的笨重。

    体力即将耗尽,林秋石的脚步逐渐慢下,他朝着身后看了一眼,却没有看见那本该追逐他们的小女孩。

    “呼呼……”沉重的喘息着,就在林秋石脚步停下的那一刻,他却听到了一个声音。

    那个声音从他的背上传来,小女孩说:“你为什么不敲鼓了?”

    林秋石浑身僵硬的扭头,看见一张血肉模糊的脸就在自己的脑后,静静的凝视他的眼睛。

    “咳咳咳!”因为这惊吓,林秋石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他的身体踉跄着跌倒在了地上,双手也触摸到了脚下的人皮。

    很柔软的触感,甚至还带着人体特有的温度,林秋石低着头努力想要平息咳嗽,趴在他后背上的女孩却爬到了他的面前。

    “她在哪儿呀?”女孩还在发问,她歪着头,仿佛只会说这两句话,“我好疼。”

    林秋石抬头,终于彻底看清了她的模样。

    她没有腿,只能用双手在地上爬,全身的肌肤都被剥离,露出红色的肌理和骨肉。眼睛似乎也被挖掉了,此时那黑洞洞的眸子,冷漠的凝视着林秋石,等待着他的答案。

    林秋石突然想起了日记本上的那些字体,他重重的吞咽了一下,说出了自己的答案:“她在找你。”

    女孩安静下来。

    “她一直在找你。”林秋石说,“直到离开这个世界……都一直在找你。”

    女孩慢慢的直起了身体,然后伸出手,重重的拍打了一下鼓面。

    “咚!”清脆的鼓声,却让人浑身发寒,眼前的山岚散去,眼前的景色开始变得清晰。

    “你……想见她吗?”林秋石这么问。

    “带她来我这儿。”女孩说了最后一句话,随即便消失在了林秋石的眼前。

    林秋石劫后余生,身体几乎完全脱力了,他勉强站起来,却是看到了蹲坐在旁边同样脱力的程千里。

    程千里见到他,艰难的吐出了一句:“卧槽,林秋石,我们赶紧下去。”

    林秋石点点头,和程千里一起往台子边上走。

    程千里脸色煞白,一路上一句话都没说,他身上也沾了些血迹,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小女孩身上的。

    手软脚软的爬下了木台,两人都是一副差点死掉的模样。

    阮南烛赶紧上前询问情况。

    林秋石坐在地上摇摇头,用简单的言语叙述了一下上面发生的事。

    “程千里,你怀里藏了什么东西?”阮南烛却注意到了别的事。

    林秋石朝着程千里身边看去,这才发现程千里的T恤里鼓鼓的,一看就知道肯定有东西在里面。

    程千里深吸一口气,从怀里把东西掏了出来——那是一根骨笛。虽然形状已经有所改变,但依旧能看出来,是人骨做的。

    林秋石:“……你胆子是真的大。”这东西都敢带出来??

    胆子偶尔大一次的程千里却已经被吓的哭了起来,跟只兔子似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全蹭在了林秋石身上,说我也不容易啊,看见那玩意儿站在你面前也不敢去救,就只能咬咬牙,跺跺脚,看能不能带点啥出来,毕竟来都来了……

    林秋石:“……”

    阮南烛伸手在他脑袋来了一下:“别哭了,这么大了丢不丢人。”

    程千里委屈:“我还有两年才成年呢。”

    阮南烛:“和上面那东西说去,看她能不能看在都是未成年的份上让你死的痛快点。”

    程千里:“不了不了……”

    看到这骨笛,林秋石也明白了为什么那女孩的腿是那副模样了,他道:“不过既然那女孩让程千里带下来了,应该就没什么大事。”

    阮南烛:“所以她现在想要我们把她的妹妹带过来?”

    林秋石:“应该是这样。”他思考了一会儿,脸上出现些许困惑,“可是我们到底怎么分辨出她妹妹的尸骨呢?”如果他猜得没错,他妹妹的尸骨应该就在塔群那边,塔群的尸骨数不胜数,不可能一一尝试。

    阮南烛陷入沉思:“总有办法的。”

    程千里总算是从恐慌里恢复了过来,擦干净鼻涕眼泪开始夸张的描述屋顶上到底有多惊险。

    “你是不知道我当时看见那东西趴在林林哥身后有多害怕。”程千里说,“我想告诉林林哥吧,可那东西就一直瞪着我,我还以为我们两个都要交代在上面了。”

    “唉。”林秋石说,“我也差点以为。”他低头扯了扯自己的T恤,上面一片血红,简直像是刚经历了一场谋杀案。

    “能下来就好。”阮南烛很平静的安慰着他们两个,“看来钥匙应该会在姐妹会面的时候出现,只是我们现在还需要找到那扇门……”

    他们一边说话,一边朝着庙里面走,在快走到庙宇的时候,看见蒙钰和一个女生正在说话,两人神态亲昵,气氛暧昧。

    阮南烛和徐瑾很有默契的对视一眼。

    徐瑾在旁边幽幽的来了句:“还真是个恋爱的好地方啊。”说完看了林秋石一眼。

    林秋石莫名其妙,阮南烛却很懂的贴到了林秋石身边,笑眯眯的说林林啊,昨天是不是和牧屿挤的很难受?不如今天我们两个睡一张床上……

    林秋石:“你开心就好。”

    徐瑾气的牙痒痒。

    发现自己被看到后,蒙钰也不着急,笑眯眯的冲着他们打了招呼。

    “有什么发现吗?”蒙钰问。

    “没有。”阮南烛很冷静的回答。

    蒙钰挑了挑眉,表情似笑非笑,那双桃花眼移到了林秋石的身上:“你们遇到了什么,衣服怎么弄成了这样。”

    阮南烛:“运气不好,遇到了上次看见的那种小怪物,还好逃掉了。”他说着,轻轻的咳嗽了几声,一副弱柳扶风的姿态,倒是让人生出几分的怜惜。

    蒙钰居然没有追问,只是道了声注意安全,便和那女人转身走了。

    他如此轻易的放过了他们,倒是让林秋石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阮南烛却摆摆手,皱着眉头说不用太在意他,他应该也是接了活儿的老人。只要能保证接活儿的对象活着出去,有人费心费力的打开门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

    “不过。”阮南烛说,“我倒是觉得蒙钰这人有点眼熟……”

    林秋石:“眼熟?”

    阮南烛:“好像在哪里见过似得。”他沉思片刻,似乎并未想出什么答案,便放弃了,“算了,既然他对我们没有威胁,就出去再考虑,现在最重要的事,是早点找到钥匙。”

    林秋石点点头。

    他们回到庙里后,发现庙里气氛似乎不太对,仔细一问才知道原来在他们出去的时候昨天看见的那种怪物又出现了,依旧是拖着长刀,不过这次外面没下刀子,所以大家都跑出去躲避,直到怪物消失才又回来。

    人群里有人说那怪物似乎是伴随着鼓点声出现的,林秋石立马想起了他和程千里在屋顶上跑了挺久,想来这事情估计和他们也有点关系。

    不过虽然心里这么想,但他却没说,只是和众人一起表示疑惑。

    好在除去这件事之外,团队并没有新的牺牲者出现。

    傍晚,导游依旧是按时到达了约定的地点,她微笑重复了前天的话,然后带着大家回到了住所。

    在说了明天的约定的时间后,导游同众人告别,临走之前,她突然说了一句前天没有说过的话,她说:“明天早晨,大家不见不散,十二个人一个都不能少哦。”

    这句话一出,大家脸上原本轻松的笑容立刻淡了,甚至于有的人脸上还出现了惊恐之色。

    导游好似没看见似得,随意挥了挥手便消失在了大家的面前。

    “十二个?为什么是十二个?我们不是一共有十三个人吗?”人群里发出了嘈杂的议论声,“难道是今天晚上会死人……”

    “是了,肯定是这样。”有人应和,“所以明天只会出现十二个,还有一个活不过今晚。”

    越说众人的心中越是恐慌,显然谁都不想成为那个可怜的牺牲者。

    倒是蒙钰和阮南烛两拨人都挺安静的,沉默的听着其他人的讨论声,没有发表任何看法。

    “今天好困,早点回去睡吧。”懒懒的打了个哈欠,阮南烛完全没有被导游的言论所影响,他揉着眼睛,神色倦怠的靠在了林秋石肩膀上。

    “走吧。”林秋石点点头。

    蒙钰就坐在旁边,听见阮南烛的话后笑着说了句:“姑娘真是心大,这都能睡着?”

    阮南烛:“睡不着就不用死了?”他懒洋洋的摆摆手,“该死还是得死。”

    蒙钰:“倒也是这么个道理。”

    他们四人回了住所,简单洗漱后都躺回了床上。

    和白天说的一样,阮南烛今晚睡到了林秋石的床上,而程千里则被赶去单独睡。

    徐瑾已经麻木了,习惯性的看着两人撒狗粮,她今天精神似乎不大好,一天下来都没怎么说话,上床之后便早早的睡着了。

    “今天你怎么看导游的话?”就在林秋石以为阮南烛睡着了的时候,他却凑到了林秋石的耳边低低喃语了一句。

    “或许他们说的是对的?”林秋石道,“今晚会出事……”

    “我倒不是这么觉得。”阮南烛说,“不过还不确定,得过了今晚才知道。”

    林秋石摸摸他的发丝:“身体感觉怎么样?”

    阮南烛:“好多了。”他说,“睡吧。”

    “嗯。”林秋石点点头。

    有阮南烛在身边的夜晚,总会睡得比较安静。今夜也是如此,林秋石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期间并没有被惊醒。

    倒是程千里一副熬了夜的模样,说:“林林哥你真是心大。”

    林秋石:“怎么说?”

    程千里惊呆了:“你忘了昨天我们在床底下看到的血手印了??”

    林秋石:“……”嘿,他还真忘了,但是还是装作一副我怎么会忘了的样子,语重心长的说,“我没忘啊,这么重要的事我怎么会忘了。”

    程千里:“你不怕啊?”

    林秋石:“怕能解决问题吗?”他拍拍程千里的肩膀,“勇敢一点!”

    程千里重重的点头,眼里冒出敬佩的小星星。

    然后林秋石怂怂的溜到了阮南烛身边,小声道:“南烛,你还记得昨天那血手印吗?”

    阮南烛说:“嗯。”

    林秋石:“你就这么和我睡着了不怕啊?”

    阮南烛一脸不理解你在说什么的表情:“鬼我都不怕,我怕那个血手印做什么。”

    林秋石:“……”大佬不愧是大佬。

    因为昨天导游的那句话,导致整个团队都人心惶惶,不过等到早晨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候,才发现想象中的牺牲者并没有出现。

    昨天十三个人,今天还是十三个,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还好还好,那个导游果然是吓我们的。”人群里有人在感叹。

    “对啊,还好没少人。”应和的声音也很响亮。

    但林秋石却注意到,在发现并没有少人之后,阮南烛的脸色一下子阴了,他没有吃东西,目光在人群之中逡巡。

    “怎么了?”林秋石有点疑惑。

    “还不如死人了。”阮南烛的心情看起来不大好,“没想到又遇到这种事情。”

    “什么意思?”林秋石还是没明白。

    阮南烛说:“一般关键Npc是不会说谎的。”

    林秋石道:“所以……”他听到这句话,也瞬间明白了阮南烛话中的意思,“意思是我们十三个里面,有一个不是人?”

    “如果昨天死了人,事情倒比较好办。”阮南烛,“可惜没有。”

    他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现在麻烦了。”

    这自然很麻烦,来到这里已经是第四天,林秋石甚至都没有记全所有人的名字,更不用说,从这些人里,找出那一个不是人的人有多么的困难。

    大部分人在发现昨天没有出事之后,心情都是愉悦的。

    除了阮南烛,还有蒙钰。

    蒙钰和阮南烛的神情乍看起来有几分相似,眉头微微蹙着,眼神里透出几分冷漠和沉思。

    很快,两人便注意到对方,蒙钰站起来,走到了阮南烛的身边,露出习惯性的温和笑容:“可以出去聊聊么?”

    “当然。”阮南烛应下了,他扭过头,对着林秋石道了句:“你等我一会儿。”

    便和蒙钰两人出去了。

    “出什么事了?”出去拿早饭的程千里和徐瑾刚回来就遇到了和蒙钰一起往外走的阮南烛,他没有听到阮南烛的话,自然也不知道阮南烛的猜测,还在和其他人一起庆幸昨天晚上没有死人。

    林秋石本来想说,但又突然犹豫了,最后只是道:“蒙钰有点事情想和他说。”

    “哦。”程千里点点头。

    徐瑾在旁边小声道:“林林哥,他们两个独处,你都不吃醋的吗?”

    林秋石:“吃醋?吃什么醋?”

    徐瑾:“……你和祝萌不是……”

    林秋石解释:“我们只是朋友。”

    徐瑾:“朋友???”

    林秋石:“单纯的男女朋友……”

    徐瑾陷入了沉默:“林林哥你可真是好人。”就是头发有点绿。

    过了一会儿,阮南烛和蒙钰从外面回来了,两人脸上阴郁都消去了不少,虽然也没有笑容,但总比出去的时候好多了。

    “你们说什么了?”程千里好奇的问。

    阮南烛:“小孩子家家的问那么多做什么。”他扭头看向林秋石,“想知道我们说了什么吗?”

    程千里:“……”过分了啊。

    林秋石乖乖点头。

    阮南烛眯起眼睛笑了:“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林秋石:“哈??”

    徐瑾在旁看的一脸痛心疾首。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