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我真不是大魔王_ 第233章 弑君-

时间:2021-01-17 16:5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妖夜小说我真不是大魔王 第233章 弑君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第二个是她?

    李云逸眉头一挑,轻轻点头。

    “见。”

    “是,殿下。”

    福公公领命而去,不一会儿就回来了,云菲公主就跟在他的身后,一身劲装,再加上她常年冷冰冰的模样,着实有一种别样的风情和美态,英姿飒爽,令人忍不住心起征服之意。事实上,作为夜国最受宠的公主,自身又是宗师,平日追求她的真不少,毕竟降服了她,可就意味着一生都用之不尽的荣华和权贵。福公公把人引进来就退下了,李云逸望着仅有他们两人的营帐,不由想起同各大诸侯国共闯东齐腹地的那一次,和这次一样,也是两人独处一室,不过那一次是黑夜,这次是清晨。李云逸倒是没有别的心思,毕竟上一次云菲公主可是连她自己都打算送给李云逸了,只要李云逸答应她的要求。至于现在,云菲公主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恐怕招揽的心思早就断了。

    事实上的确如此。

    之前云菲公主舍得奉献自己招揽李云逸,为的是人才,为的是为夜国再添一员帅才,可是现在,知道了李云逸的身份再迎头赶上,那不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之前那叫入赘,现在若是再提,那就是联姻了。当然她肯定不会亏,李云逸无论是地位还是能力都配得上她,但在某些地方,她和李云逸拥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那就是对自家王国的忠诚和专一。赔了夫人又折兵的生意她是肯定不愿意做的。

    “见过逸王殿下。”

    云菲公主轻舒腰身作了一个揖,李云逸立刻同样以王侯之礼相还:“敢问公主垂临,可是有什么要事?”

    “事当然是有的,但是不是要事,恐怕要看逸王殿下的心思了。”

    云菲公主开门见山,性子是一如既往地直接,倒是有几分侠女的姿态,一双精芒闪烁的大眼睛直视李云逸双眸,认真道:“敢问逸王殿下,新皇继位在即,形式极有可能对景国不利,与我各大诸侯国同样如此,逸王殿下可曾有何对策与我等分享?”

    对策?

    李云逸闻言笑了。

    不同的询问,相同的意思。显然,云菲公主在这一方面和宁武侯的想法差不多,都在试探自己的心思。

    “不利也没办法啊。”

    李云逸故作长叹,靠在椅子上,神色平静,任云菲公主仔细观察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公主说笑了,我景国只是一介三等诸侯国而已,面对皇朝君令只有服从的道理,又岂会有对策一说?身在其位,自然当尽其责,只是如此罢了。”

    云菲公主闻言显然不信,但也知道,再这样问下去也不可能问得出什么,美眸深处精芒一闪,道:“云菲明白了。”

    “只是云菲想让逸王殿下知道,若是太子殿下真对景国出手,我夜国固然不如靖国鲁国,但也是有几分实力的,保全一人应当还是能做到的,逸王殿下若是有所需求,我夜国定当马首是瞻,拥护逸王殿下您。”

    又是马首是瞻?

    李云逸眉头轻轻一扬,面对云菲公主抛出的橄榄枝没有接受也没有拒绝,拱手道:“公主大义,李某心领了,若有需要,定会不吝开口,届时还望公主与国主陛下不要拒绝才是。”

    云菲公主美眸一颤,轻轻点头,径直起身:“既然如此,云菲先行告辞,就不打扰逸王殿下休息了。”

    云菲公主来的快去的也快,尽显英姿飒爽,连李云逸望着她的背影都有些动心了,只是当云菲公主打开营帐的帘子,外面看护的竟然不是福公公,而是一脸谨慎的江小蝉,李云逸微微一愣,旋即望着重新闭合的帘子笑了。

    小姑娘。

    心思还是挺细,够机警的嘛。

    江小蝉为何主动出现在营帐外护卫,李云逸用不掉几个脑细胞也能想到,并未深究,但云菲公主此番来意就有点意思了。只是不等他推敲一番——

    “殿下,鞠王求见。”

    又来一个!

    第三个!

    “请。”

    李云逸赫然直接开启了来者不拒的模式,不一会儿功夫,身材依旧圆滚连大周天牢都不曾让他瘦下半点的鞠王来了,一对小眼睛尽显机灵与狡黠,话也一样,一进来就是一声鬼哭狼嚎;

    “逸王殿下,您可把兄弟蛮地好苦啊!”

    一上来就拉近关系,李云逸更直接嗅到了他的来意。果然,话不过三巡,熟悉的四个字已经从鞠王的口中跳了出来——

    “……马首是瞻!”

    又是马首是瞻。

    这四个字不是李云逸今天第一次听到了,但明显也不是最后一次。送走鞠王后,鲁冠侯、诸葛剑陈宣侯等人就像是约好了一样相继而来,性格不同,他们开场的方式也有不同,有的是上来直接询问李云逸接下来的打算,也有人同云菲公主一般,表明若是景国在芈虎的威压下无法完存,他们可以给李云逸提供一条退路。这个倒是不难,只要瞒天过海,再变幻一次容颜就是了。但他们说的简单,李云逸又岂能看不透他们的心思?

    马首是瞻?

    可笑!

    退路?

    更可笑!

    李云逸完全明白他们的来意。和熊俊一样,他们也在猜想自己面对芈虎的天子令会不会选择揭竿而起。但李云逸更清楚,即便自己真的愚蠢到了那种地步,不顾景国安危揭竿而起,无论宁武侯他们今天说的多么天花乱坠义愤填膺,他们都不会为自己做到真正的马首是瞻。他们之所以这么说,目的很多,但总体完全可以用一个字归纳——

    利!

    俗话说的好,无利不起早。市井里的商人小贩都明白这个道理,更何况是可以代表各大诸侯国的诸葛剑等人呢?

    利益。

    这是人间万物的核心。市井里的大闹,诸侯国之间的摩擦,王朝之间的大战,都可以用一个词完美概括。宁武侯云菲公主等人接连赶来示好也一样,他们正是因为看到了这次自己带领虎牙军在大周边境闯下的赫赫声威,才心生自己有可能会像这次一样,对南楚下手,向芈虎彰显自己的能力,如果这件事真的成了,芈虎放弃对自家景国的打压,那么作为自家的盟友,他们自然也能得到不少好处,起码不用担心芈虎对他们出手施压了。

    倘若自家景国扛不住,自己真的选择隐姓埋名远遁其他诸侯国,他们可就不只是提供一条退路那么简单了。这条路,是要买的!即便这一切还未发生,李云逸甚至都已经想好他们会提出的条件了——

    三大神营。

    陨星箭!

    肯定是这些!

    更何况,即便今天宁武侯云菲公主等人展现出了站队的意思,表示若是发生冲突,他们定然会站在自己这一边表达支持,可是,这真的可信么?

    不!

    李云逸一个都不信!

    熙熙攘攘,皆为利往,这是这个世界亘古不变的真理。他甚至相信,若是芈虎真的不顾南楚皇室名誉,起兵对自家景国发难,南楚除自家景国之外八大诸侯国,至少有三家会直接倒戈。若是芈虎宣布拿下自家景国后会把三大神营的秘密公之于众的话,这个数字肯定会直接翻一倍!至于其他两家哪怕不会倒戈,也会选择作壁上观,不再插手。

    这不是李云逸的臆想,而是他根据自我经验和自己的发现作出的精准推断。就在宁武侯云菲公主接连不断拜访自己的同时,李云逸可没有驱散盘旋在北安城上的尖尾雨燕,雨燕频频落下,在营帐上盘旋几周就重新飞上了天空,唯有李云逸明白,每一只雨燕落下,都代表着一只风鹰从北安城出发了!

    各大诸侯国没那么傻,在宁武侯云菲公主等人接连示好的时候,他们也在不断向自家京都传讯,搜集情报,做其他打算。这种做法着实有种阴奉阳违的意思,但李云逸并不怪他们,换做他自己若是遇到这种处境也会这么做。

    人不为我,天诛地灭。

    事实上,李云逸派邬羁赶往楚京,又何尝不是有自己的想法?但想法归想法,揭竿而起直指楚京……他还没熊俊那么蠢。其他人都能看得出芈虎这张天子令对景国和虎牙军的恶意,李云逸又岂能看不出来?

    这是稍有不慎就会灭国的大危机!

    正因为它太危险,李云逸才没有选择做任何冒然的举动,只是先让邬羁去楚京打探消息了。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即使,若芈虎真的不顾所有对景国出手的话,李云逸当前都没有绝对的把握挡住,他仍然没有着急。

    越急越乱!

    不如先找转机。

    今天上午虽然忙乱,李云逸连小憩一会的时间都没有,但对于诸葛剑云菲公主等人的造访他还是很满意的。起码这证明,他先前带虎牙军杀入大周的决策是对的,也产生了相应的效果,若是换做另外一家诸侯国,别说“唯首是瞻”了,怕是早就撇开关系自顾不暇了。

    “但还是不够啊!”

    “还有什么可以利用?”

    营帐里,李云逸蹙眉思索,手里把玩着天机壶沉入思付。他在找一个机会,一个对他景国和虎牙军足够影响的转机,唯有这样,才能成功牵扯住芈虎的注意力,先赢得一个喘息的机会。只是令李云逸万万没想到的是,还未等他把这个还不知道在哪里的转机想到,它突然从天而降了!

    呼!

    李云逸还在营帐里思索,突然听到帐外风声大作,似有飞禽啼鸣传响,李云逸眉头一颤,还未睁开眼来,突然听到一声沉闷如钟的低吼于耳畔炸响:

    “易风,出来迎接王令!”

    熟悉的声音灌入耳畔,李云逸握住天机壶的手指都不由一颤,面露惊讶。

    这是……

    李云逸立刻从座位上站起,快步走出营帐,果然看到,在一头通体漆黑的飞行灵兽前,一条魁梧的中年汉子挺拔,不怒自威,手上还捧着一团金色的布帛。

    邹辉?!

    来者竟然是邹辉?!

    只见邹辉一脸肃穆,比李云逸之前看到他的任何一次都要严肃。此时,云菲公主等人还在西营外,听到里面的动静早就赶过来了,遥遥看见邹辉同样大惊失色。作为楚京情报的中心楚玉阁首尊,芈虎继位,皇权未定,他现在不应该在楚京辅佐芈虎么?怎么突然到这里来了?

    “邹首尊?”

    李云逸遥遥招呼。虽然听到了王令二字,他却根本没打算跪拜行礼,原本是想含糊过去,却没想到邹辉看到他之后手臂一扬,手里金色布帛迎风而展,随着密密麻麻地蝇头小字从众人眼前掠过,邹辉灌入罡气的浑厚嗓音立刻传遍整个西营内外,压下了所有声音。

    “易风接令!”

    “太子谋逆,夜半弑君,更斩手足,为王朝之耻!五皇子芈安持如山铁证广诏各大诸侯国,入京诛杀逆子孽臣!镇楚王亲令,命各大诸侯国即刻起兵,易风为大将军即日启程,入京勤王!”

    弑君?

    王朝之耻?

    邹辉洪亮地声音一出,全场懵了。不说别人,就是李云逸快走的脚步都是一顿,瞬间色变。

    邬羁的猜想,成真了!

    芈虎真的是靠弑君登上的皇主之位,连证据都被五皇子拿到了!

    南楚的天,又要变了?!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